神书网网 > H猛烈失禁潮喷 > 不行快拨出来现在是上课
本书标签: 黄页网  五福影院  性欧美欧洲老妇     

不行快拨出来现在是上课:我无条件站在你这边

不行快拨出来现在是上课

我无条件站在你这边。。。。
“一鸣,你的意思是他出去玩去了?”王琼瞪大了眼睛。

她亲自在这里等着某个人,突然有人告诉她这个人出去旅游去了,王琼憋得险些要吐血。

张一鸣点头:“琼姐,算了,不提他了,提起来就生气,等会儿我给你说一下头条计划融资的事情。”

王琼还是觉得心塞,她觉得尚富海如果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准能让尚富海尝一尝自己这套‘九阴白骨爪’的厉害。

想她‘王大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感觉自己这么不被重视,简直岂有此理。

听到张一鸣说今日头条又要融资的事情,王琼微微皱眉,问他:“一鸣,又没钱了?去年这个时候不是才融资了10亿美金,这才一年的时间,就消耗干净了?”

这也太快了一点,合着一个月9000万美金的花销啊,折合成人民币的话就是6个多亿人民币,它平均到每一天的花销就是两千万,这可是两千万人民币!

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挣不到这个数,头条这是在烧钱哪!

张一鸣对王琼质疑‘钱’的花销问题,心里有点不快,但也没有发火,他说:“琼姐,今日头条这一年时间的发展规模比往年又增加了30%左右,另外拍客短视频的C轮融资,以及今日头条和拍客短视频母公司合作成立的京城易拍网络有限公司,我们在这块也投入了巨资,这是去年的股东大会上一致通过的方案。”

听着张一鸣一条一条的给她算账,王琼知道张一鸣心里不痛快了,赶紧抬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一鸣,我不是这个意思,从九九房开始到现在,咱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王琼什么时候把钱放眼里了,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拿出一份明年的投资计划来,我拿回去给海纳亚洲的股东们看一看,大家面子上也好有个交代。”

听她这么一说,张一鸣释怀了,没错,海纳亚洲背后也有投资方,而且每一个都不简单。

准备今日头条明年的投资计划就很简单了,张一鸣早有准备,转身就去左侧放着的一个保险柜里拿了出来,随后递给了王琼。

王琼等不及了,她往后退了几步,坐在沙发上,当场就打开看了起来。

刚才说的轻松,可海纳亚洲的钱却不只是她自己的,还有很多投资方的,她必须为这些人的资金负责,如果一个疏忽导致出现重大纰漏,把这些人给惹毛了,她这位投资圈里有名的‘铁娘子’也承受不起。

翻开这份投资计划的第一页就是关于收购y的计划,在这份计划书中,张一鸣做了两套方案,其中一套就是单纯的加价,加大对y的报价,争取赶在快手宿华有决定之前完成对它的并购重组,没有丝毫技术性可言。

另外一套方案,就是屈服,答应猎豹移动的捆绑式条件,但这一块的额外支出也不小,初步核算,这一笔支出在两亿美金上下,这笔钱,连王琼看了之后都觉得有些心疼。

参与的B轮融资还好说一些,可收购新闻类聚合平台NewsRepublic有什么用?

王琼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它对今日头条到底有什么补益的地方。

她深吸了一口气,指着第二套方案,问张一鸣:“一鸣,这里没有外人,你老实告诉我,这个方案有必要吗?”

“如果是沟通的问题,我亲自去找猎豹移动的傅盛谈一谈。”王琼说道,原本按照行规,她不应该出面,可这一笔捆绑买卖让她心里不痛快。

张一鸣听着她这么说,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狂喜的笑容,他耸耸肩,一脸的无奈:“琼姐,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我们现在要争分夺秒,争取在最快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在快手的宿华面前,先一步拿下y的全部股权,完成这一步之后,我们就可以和拍客短视频的海外版本实现互通,通过它现有的市场媒介直接进入美东和欧洲市场了。”

“赶时间吗?就要多花掉接近2亿美金……”王琼心里盘算着,这一笔买卖到底值不值得。

过了片刻,王琼又接着追问道:“宿华哪,他那边现在是怎么打算的,你知不知道?”

这种涉及到核心利益的交易,都是公司内部的机密,别说外人了,就是快手内部的高层估计都没几个人清楚事情的始末。

“琼姐,这一块很难,但我收到消息,宿华现在正在筹钱,准备对y进行最终的谈判。”

真要这样的话,就成了价高者得了,这并不是张一鸣想要的结果。

不等王琼发表她自己的看法,张一鸣接着说道:“而一旦失去了这次机会,也意味着我们的拍客短视频海外版很难有其他的途径能够在短时间内打开海外市场,而失去了对海外市场争取的优先权,我们将寸步难行。”

“如果是宿华先我们一步收购它的话,他们将步步领先,进一步压缩我们的生存空间。”

如果一款产品有一天做到连生存空间都没有了,那也意味着它距离失败已经不远了。

可针对y的全资收购,这是一笔真正的巨额资金,按照方案中所说的,猎豹移动强令要求的报价超过了10亿美金,而今日头条现在的情况是,它已经把去年融资的10亿美金给花的差不多了,时到今日,也只能再进行第5轮的融资了。

“这一次需要多少钱?”王琼问他,也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张一鸣想了想,最终伸出了两根手指头,意思不言而喻,20亿美金,折合成人民币接近130亿元了,这可真的是一个让普通人感觉到窒息的答复。

“晚上吧,等尚兄弟来了之后,和他一块谈一谈。”王琼也不说别的了。

张一鸣也是这个意思,他倒是没有反驳。

……

尚富海这会儿刚背着他姥爷从长城上下来。

上午去了趟故宫,再去之前,尚富海让孙庆德去买了辆轮椅回来。

事实证明这一步做得很对,他姥爷周清利刚走了没多久就撑不住了,最后还是用轮椅给推着逛了一部分故宫。

去长城那边的时候,仅仅往上边走了一小段,周清利就累的走不动了。

看到这种情况,尚富海也没别的好办法,最后干脆背着他姥爷走了回来。

尚勇在旁边想帮忙,也没插上手。

他很担忧:“富海,不行明天就不出去了,我陪你姥爷在家里休息休息,你有什么事就去忙吧。”

他看出来了,出去玩是好事,但他老丈人的身体真吃不消,别没被脑血栓给栓住,最后给累出其他的毛病来,那他这罪过就大了。

周清利也跟着点头:“富海,你去忙吧,我让你爸推着在附近转转就行了。”

大爷尚建军今天也累得不轻,现在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出师不利啊!

尚富海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爸,那我到时候把高玉宝留下,你们想去哪儿,让他开车带着你们过去。”

“行,就这样吧,你晚上不是和别人约好了吗,快点去忙吧,等会儿我们和你哥一块下去吃点饭就行了。”尚勇一直记挂着这件事。

大堂哥尚富贵也在心里挂着这个事,听到二叔说的话,他跟着说道:“富海,你去忙吧,这边有我照应着,没事。”

尚富海从家里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这个点堵车堵的特别严重,等他赶到了和张一鸣约定的地方,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

王琼一看到他,下意识的就想挠他一爪子,可脸上还一副笑眯眯的表情,走过来说道:“尚兄弟,你可算来了,你知不知道你王姐我从早上就一直在等你,足足一天了。”

听语气就知道王琼很生气,尚富海觉得他还是自觉一点,少说两句吧。

很难得,今天晚上除了张一鸣和王琼之外,就只有他和梁汝波了。

“老尚,走走,快上去,菜都点好了,就等你了。”张一鸣前边带路。

进了房间后才看到这个房间并不是很大,但装修很精致,湛蓝色的墙面让人看过去觉得很舒服。

中间一张圆形的餐桌也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几把实木加了黄色绸布软垫的椅子,显得酒店在这一块特别用心。

“老尚,今天就你,我,老梁和琼姐了,人是少了点,别介意。”张一鸣伸手往上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框,说道。

尚富海巴不得这样,人多了看着热闹,可有几个真心,有多少假意,这玩意就很难说了。

“这样就挺好,老张,咱们都没有外人,我也就给你直说了,你前一段时间不是一直让梁总问我易拍网络融资的事情,这个没有问题,梁总也给我看了一下那份计划书,我原则上也是同意的。”尚富海这般说道。

一个‘原则上’让人听着就觉得蛋疼,这话说得可真官方。

张一鸣眼角抽搐了一下,他总觉得后边的话不会太好听。

可这一回他想差了,接着就听到尚富海继续说道:“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也希望拍客短视频能够再进一步发展,我也同样希望它能占领海外市场,可有一点你得想明白,扩张并不意味着盲目,海外的政治、权利、利益错综复杂。”

“稍有不慎,就不知道什么结果了。”

这是事实,并没有过于夸张的地方,张一鸣也懂,王琼心里同样明白。

“那你是怎么想的?”王琼问他。

尚富海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王姐,说真的,针对拍客短视频海外版本,我没什么其他的想法,我就给老张一个保证,将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名下所持有的拍客短视频海外版本的投票权,都无条件站在老张这边。”

这话说得,让听着的人,心里都有些震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张一鸣也很意外,今天晚上的尚富海,给他的感觉,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他也很难得见到尚富海这么严肃的时候。

梁汝波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的,最后想来想去,还是没说出来。

房间里气氛有点过于严肃了,王琼都觉得压抑,她想着说点什么段子缓和一下气氛的,哪知道尚富海又跟了一句:“前提,你的做法让我满意。”

“滚蛋!”张一鸣兜头爆粗。

尚富海最后添上的这一句话直接影响了他刚才酝酿好的一番情绪,他很恼火。

梁汝波在心里暗暗感慨,老板终究还是老板,还那个德行!

招呼服务员开始上菜以后,他们就不再提刚才那一茬了,王琼倒是说了一下今日头条打算E轮融资的事情。

尚富海没觉得有多惊讶。

他笑呵呵的说道:“老张,可以啊,头条这算是发展的越来越快了,对了,这回打算融多少资金?”

张一鸣又朝他伸出了两根手指头:“20亿吧,少了这个数,转不过来。”

“20亿美金?”

尚富海琢磨了一会儿,他问道:“够不够啊,我怎么觉得不太够用啊。”

王琼听他这么一说,恨得牙疼,他现在就想着端起一个盘子盖他脸上去。

她心里想着:“我以为一鸣就够不省心的了,没想到你更不让人省心。”

话说回来,这小子还欠着她30亿哪。

张一鸣笑了笑:“20亿的话,暂时是够用了,如果不够,到时候再凑呗!”

这话说得好有道理,梁汝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推杯换盏之间,四个人没再提融资的事,反而说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

张一鸣还特意说了说他和梁汝波在大学宿舍里的糗事,说着梁汝波那个时候一周才洗一次袜子,他袜子上的内个味让他们几个人吃够了苦头。

梁汝波听他说起这个,也不甘示弱,说起老张在学校里追他女朋友的事情。

恍惚间才发现,除了钱多一点,不谈工作的时候,他们和普通人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王琼还想着让尚富海说说他的故事,尚富海一笑了之,有什么好说的,我说我是老天爷的干儿子,你们信么?

zn03251zxs

上一章:ASIANSEXVIDEOS国产 不行快拨出来现在是上课 最新章节 下一章:泰国人妖电影